【博君一肖】“我居然吃我扮演的角色的醋”

*木头人小赞重出江湖

*“我王一博就是从王八洞跳下去,也不会和肖战擦出爱的火花——肖战真好看。”

——————————

我是王一博,在《陈情令》中扮演的角色是风度翩翩的男一号蓝忘机,并且要在剧里和另一位男一号魏无羡擦出兄弟情火花。

 

在过审的底线舞出原著的感觉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导演一直在拍摄期间对我们说要暧昧,要再暧昧一点,要搂起来抱起来,要把感情的小舢板摇起来。

 

在进组之前助理就跟我说了导演的要求,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可是直男,跟女嘉宾擦破皮都擦不出火花的那种,如果非要摇小舢板也应该是跟安吉丽娜朱莉或者娜塔莉波特曼这种,怎么能跟一个男生擦火花。

 

然后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在食堂里,他像一朵小白花,又好看又干净,仿佛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穿着宽宽松松看起来就软绵绵的短袖,而我戴了叮叮当当一堆链子,这么说吧,我觉得我俩不应该演志同道合的仙侣,应该去演绑匪和人质——我负责耍大刀,他负责演纯情男大学生,剧名《斯德哥尔摩情人》。

 

我在演艺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个圈子最不缺的就是好看的人,我自认为看得也不少了,肖战这个类型真是罕见,我当时就琢磨着要不要改名,不要叫王一博了,不如叫王境泽吧。

 

他很亲切,对人很友善,有事没事就在群里喊“我又买了几张膜,钢化的防蓝光的都有,还有谁没贴过”,汪卓成给他的备注是“膜道祖师”。

 

因为都玩得不错,加上各种因素的推动,我们俩都顺利入了戏。

 

我在拍摄的过程中能看见他对我饱含爱意的眼神,前期是那么直白热烈,后期又那么隐忍羞涩,并且我适当回以符合原著人设的关切。他为我流过血,我为他掉过泪,我们在刚开始没几集就在一个山洞里见了家长拜了天地,众望所归,忘羡的感情线在剧组各位的全力推动下走得又稳又远。

 

本以为现实里也能这样,但是好像出了点岔子。

 

那天于斌和我去吃小龙虾,他嗦着虾头神秘兮兮:“肖战好像喜欢上了蓝忘机。”

 

我不在意,喜欢个人物而已,我还喜欢蜘蛛侠呢。这家的十三香真的不错,就是虾小了一点,不太够吃。

 

于斌欲言又止,叹了口气。

 

我看着他,想了想觉得不对劲:“哪种喜欢?”

 

“当然是爱慕!爱慕你知道吗,就是魏无羡喜欢蓝忘机的那种!”

 

于斌的虎牙沾了辣椒碎片,但是我没有心思提醒他。

 

“他入戏太深了?”

 

肖战喜欢蓝忘机,咋一听没任何问题,他喜欢蓝忘机,蓝忘机是我演的,四舍五入就是他喜欢我,逻辑合理,可以成立。

 

但是仔细一想,坏了,他好像是只喜欢角色,并不是对我有好感。

 

剧组里导演为了让大家更加入戏,会让演员们继续按照剧里的名字喊对方,肖战会叫我蓝湛也会叫我一博,叫蓝湛的时候像是撒娇,叫一博的时候就是哥们儿,叫王一博的时候就是我和他又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开始怼起来。

 

有媒体来探班采访,问我们俩关系怎么样,他爽朗地拍着我的肩笑呵呵的:“我们关系挺好的,是好兄弟,一博慢热,没有像表面看起来这么冷酷。”

 

妈的,谁要跟你做哥们儿,老子是想跟你谈恋爱。

 

请肖战老师的想法不要像长相一样单纯,这样让我真的很难办。

 

在片场休息的时候,我俩都穿着戏服,他一边把小风扇怼在脸旁边,一边眨眨眼,喊我“蓝二哥哥”。

 

他在撒娇!

 

我融化了,肖战真可爱。

 

我捏了捏发红的耳朵,于斌对我说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眼前的人笑得明媚好看,我不信我就没有一点个人魅力打动他。

 

下班之后我跑到肖战旁边问他要不要吃宵夜,他皱了皱眉:“别了吧,这么晚了,要胖的。明天上镜肿起来怎么办。”

 

我被拒绝了。

 

第二天我穿着戏服拆了一袋薯片,假装不经意地把薯片袋递到他的面前:“魏无羡,你吃不吃?”

 

“吃啊!我跟你说噢薯片真的是我最喜欢的零食,感谢乐事感谢可比克。”肖战直接把手伸进袋子里抓了一把。

 

你不是说要胖的吗?

 

“谢谢蓝湛!”他是真的吃得发自肺腑的开心,吃完还问我能不能再吃点。

 

我努力笑出来说没事你都拿去吧我不怎么吃的,怎么想都觉得心上被插了一刀。

 

我还真不信这个邪。

 

我把于斌拉到一旁,他跟剧组每一个人都玩得很好:“鱼饼,帮我个忙呗。”

 

于斌认真地问:“什么忙?王老师你说。”

 

“就是……帮我问问,肖战对蓝忘机的看法……”我越说越心虚。

 

“就这事啊,问完是不是还要问一下肖战对你的看法?懂的懂的……”于斌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我无言地看着他,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

 

于斌跟我说他到时候拉肖战去卫生间放水,提前让我在隔间里待着听。

 

到了那天,我收到于斌给我发的微信就立刻出发了,他们过了一会儿才到,我在隔间里百无聊赖数蚊子。

 

连蚊子都在交配。

 

“肖老师,你觉得蓝湛这个人怎么样?”于斌开门见山,迅速出击。

 

肖战想了一会儿:“很好啊,守规矩又武功高强,还很痴情,三千家规养出个情种,绝了嗨。”

 

“其实也没有那么好吧,墨守成规还误会了魏无羡。”于斌按照我之前的指示努力往我自己的角色上泼脏水。

 

“我觉得王老师演蓝湛的时候特别帅,蓝湛本湛。”

 

这脏水泼不下去了。

 

于斌终于顺势把重点给提了上来:“肖老师,你怎么看王老师的?”

 

“一博吗?”

 

如果耳朵可以伸缩,那么现在我的耳朵至少有两米长。

 

“挺好的。”

 

哦?有戏?但是为什么这么简短,他刚才评价蓝忘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这是双标。

 

“挺好是什么意思?”

 

于斌加油。

 

“好兄弟呗,还能啥。”

 

没了?就这样?我活生生一个人天天站在他面前他完全不为所动?

 

“王老师对你可太好了,你没觉得吗?”我能想象到于斌之后看到我脸上所会显示出的极度同情。

 

“是吗?差不多吧,大家都玩挺好的吧。”

 

差不多?我有载别人骑摩托吗?我有记别人爱喝的饮料吗?我有邀请过别人跟我一起上屋顶看星星吗?有费尽心思天天黏一块你说要背着上厕所就背着上厕所吗?有吗?

 

摩托非父母妻儿不可触碰;别人爱喝什么关我屁事;浪漫的事情当然要和喜欢的人做;谁让我背着去上厕所我让谁半身不遂。

 

肖战你他妈的是不是块木头?

 

汪卓成你离肖战远点!

评论 ( 249 )
热度 ( 8658 )

© 東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