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夜奔

*一块小甜饼

——————————————

风从身边呼啸而过的时候,路灯已经亮起来。

前面的公路看起来一往无前,通往更加深邃的黑暗,谁也不知道这条路会在哪里终止,这让肖战想到“永恒”。

他把箍在前面人腰上的手臂又紧了紧。

瘦了。

肖战想,上次这样环着他的腰是什么时候了?约莫该有两个月了吧。

下了演播厅,他便嚷着要让肖战陪他去上洗手间,肖战知道他在撒娇,想着也是工作忙碌许久未见,便陪着他去了。

他拽着肖战的手一路蹦蹦跳跳,见到工作人员就打招呼,像一个炫耀自己得了奖赏的孩子。

洗手间空无一人,只有洗手台上有一罐绿色的洗手液和烘手的机器在深情对望。肖战站在镜子前用手抓了两把头发,喷过定型喷雾之后的触感像干草。妆因为闷热有些脱了,斑驳出一些黑眼圈的影子。

“真想睡个好觉啊。”肖战想着,却被一把抓进一个隔间。

“王一博你干嘛?”肖战的背撞在了迅速关上的门上,他看着把自己抓进来的人,反应不过来对方想干什么:“这里你也要恶作剧?又开始了是吗。”他以为又是男孩钟爱的玩笑把戏,从剧组到节目,机场的休息室,他们都旁若无人地打闹过。这次怕也是这样吧。

出乎意料的,对方慢慢走过来,原本的笑意缓缓抽离,只剩下一张看起来十分委屈的脸。

肖战收到了一个怀抱。

是从黑色的字母短袖出发,到蓝色的衬衣外套结束的拥抱。王一博的手臂很细,但是很结实,这跟他勤恳练习地板动作有关。肖战感受到他用力了,肱二头肌的纹理透过衣服缓缓压在自己身上。他在微微颤抖,一用力,就把颤抖藏起来了。

这个总是习惯在机场把自己埋进卫衣和帽子里的男孩,此刻试图把头埋在自己的肩膀上。

“战哥,我想你了。”

肖战闻到薄荷的气味,是对方习惯性使用的一款口气清新剂的味道,他在片场闻到过好几次,王一博吃完盒饭就会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喷两下。肖战在后来偷偷买过同款,强劲的辛辣感让他的口腔麻木,却能把记忆带回一起蹲坐在小马扎上吃盒饭的夏天。

肖战任凭王一博抱了一会,他不讨厌这个感觉,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对方突然的示弱,只觉得心里有什么是温温热热的,让他觉得满足。

“一博,你累了吗。”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回,肖战才忍不住开口,应该是助理的消息,该回去了。

王一博把头抬起来,肌肉也不那么紧张,他缓缓松开手,却轻轻留下一个亲吻。

肖战的大脑一片空白,是亲吻。王一博并没有向下进行,只是让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薄荷的气味从没有完全闭合的缝隙里出来,轻轻拂过肖战微微颤抖的睫毛。一丝凉意冲进眼睛让肖战想起第一次使用这个口气清新剂时的辛辣,还有那个夏天。

肖战闭上眼,环住了他。

好像关系就是从这个晚上开始变化的。

两个人开始习惯在休息的时候见缝插针给对方发消息,置顶又免打扰;去星巴克喝同样的冰摇茶;买一样的衬衫外套和黑色匡威;买一样的小熊项链。

这是他们心照不宣偷偷藏起来的快乐。

接受的采访总是要问到“理想型”,之前都是随口一说的虚拟人物如今有了具体的存在,说起来也并不用再眼神飘忽脑内想象,只要想着那个人,描述就可以十分详细了。

“英仙座流星雨将在八月中爆发,天文台建议各位天文爱好者们去安全的空旷山地观看以获得最佳观看体验。”王一博收到肖战转发给他的这条消息时正在做造型,他依旧低垂着眼任由化妆师摆弄,一边却快速回起了消息:“你想去吗?”

“想啊,可是好难,山好远,没时间呐。”对方附送了一张小猫拿美工刀的表情包,委屈巴巴。

王一博轻轻笑了一声,继续回复:“我这个周三周四的晚上有空,可以带你去。”

“哇,你的大摩托吗?”肖战立刻回了过来。

王一博从来没有让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后座,十七岁的时候他也未曾让哪个女孩蹭上过。车是他的宝贝,是他在忙碌工作之余的放逐自我具象化。

“嗯。”王一博回复。

他们在一家川菜馆子会面,店铺很小,在一个犄角旮旯开得很不景气。王一博点了水煮牛肉。

王一博的非训练车是红色的吉雷拉,张扬复古的造型和少年意气很相配。红色的光影在暗沉的天色中掠过无数根顽固的灯柱,像椋鸟快速掠过天际。他带了两个头盔把两个人都保护起来,在电视网络上活跃的脸庞也被收进狭小的空间。

无人知道他们是谁,要不要去远方。这样才好,男孩的私奔只需要漫天星河作陪,其他一切都是累赘。

谁又不曾是个情浓时愿意陪着对方在无尽黑暗里找星星的男孩。

他们把车停在山下,然后背着东西上山。

肖战扛了一个相机包,沉甸甸的,肩膀都不由得往那边倾斜了一些。王一博顺手就接过来扛着,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包的带子:“嚯,这么沉呐,什么相机啊。”肖战活动了下肩膀:“佳能的5D4,我带了个架子。”“肖老师果然专业噢,我啥都不知道呢。”王一博开始像往常一样逗他。“王老师的专业我也望尘莫及啊,多酷噢,机车呢。”肖战不甘示弱。王一博用空闲的手挥了肖战一圈,肖战立刻摆出一副吃痛的样子:“王老师,王老师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呢,可痛啦。”

王一博笑着去抓肖战的手,肖战故意躲开了,好几次反复,王一博索性脸一横:“肖老师,你再躲,我就把你的什么,什么5D4给你丢下去。”

肖战老实了,把手递过去,还不忘嘴硬:“王老师要不要,不要就走了啊。”

王一博把肖战的手抓过来,有些凉,他把肖战的手用自己的手尽力包起来,企图挡住从山间吹过来的夜风。

肖战偷偷摸了摸王一博的手指,指甲盖很小,方方正正的,总是修剪得很干净。好像有两片细小的倒刺。

“下次给他买个护手霜吧。”肖战想着。

山不高,半腰就有个大草坪。肖战怕王一博背太久肩膀疼,立刻表示直接在这里观看也可以。王一博看了看头顶毫无遮蔽的天空,点点头同意了。

“你记得那晚我们看到的星空么?”肖战架好了相机,在铺好的塑料布上坐下来。

王一博想了想:“你是说我生日那次?记得的。”

记得两人身穿层层叠叠的戏服,天热得要命,房顶一点风也没有,王一博不怎么出汗,也就坐着玩自己的佩剑道具,而肖战举着小风扇吹着,白衣胜雪,星空明亮。

“这是我们第二次一起看星星。”

过了三点流星雨也并没有来,肖战困了,他在塑料布上躺下,用小号在社交平台上抱怨了几句,想了想又删了。他枕在了对方的手臂上,轻轻合上了双眼。

王一博看着肖战缓缓入睡,他听见青草在身边招摇的声音,他用没被枕住的手拿出一瓶驱蚊喷雾,往肖战的四周喷洒了一些。

王一博轻轻在肖战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不是演员王一博给演员肖战的亲吻,是男孩王一博给男孩肖战的亲吻。

夜很漂亮,流星没有来,但是月亮挂在眼前,无限温柔。

 

评论 ( 104 )
热度 ( 7583 )

© 東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