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鸡毛与蒜皮

*依旧老夫老妻日常(说是停更结果还是忍不住瞎写)

*“要庸俗相爱”

——————————

“你来看看。”肖战甩着黑色的垃圾袋在厨房朝客厅喊。

 

被叫到的那位正在手机上激烈团战,对方的法师开了个大招,操控的人物只剩丝血,他一边把小人移到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回城加血,一边慢吞吞地往厨房挪。

 

脚是动了,眼睛一点没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肖战看到他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王一博!”

 

他这才抬眼,然后看到肖战一脸怒色。赶紧对着队友频道发了句语音:“于斌,我有点事,你们扛着点打,对面就一个塔了,应该稳。”手机这才老老实实放下,倒扣在了餐桌上。

 

“咋了老肖?”王一博小心翼翼地发问。

 

对方抖了抖垃圾袋递过来:“你看看,你摸摸。”

 

王一博伸出手接过,用手指捻了捻,愣是想不出啥毛病:“咋了,啥问题?”

 

“买对一次垃圾袋可以难死你是不?”肖战叉着腰,绿色的围裙上有只鸡,旁边是“太太乐”的巨大LOGO:“上次让你买垃圾袋,买厕所用的,你给我买回来绿色,你是想全小区都知道我们用什么牌子的避孕套是吗?喜欢绿色也要有个限度!”

 

“那这次不就是黑色的,有啥问题。”还是想不明白。

 

“这么薄!比旅游风景区卖的丝巾还薄!你想用它来装什么?空气还是羽毛?”

 

王一博不相信,扯了两下:“谁说的,这不看起来可结实。”

 

“你试试看把这个装进去,看看它破不破。”肖战从水槽里掏出半个西瓜的瓜皮,这还是今天刚吃完的。

 

关于吃西瓜,肖战喜欢切开来吃,王一博喜欢拿勺子挖着吃,俩人还吵过,肖战的理由是“最甜的地方多分几次吃”,王一博的理由是“切开来吃容易把汁水弄到地上到时候又要拖地”,后来决定把瓜一半切着吃,一半挖着吃,除了切西瓜的时候通过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先挑哪一半,肖战赢不了,老是吃挑剩的,有些微微不爽。

 

他把瓜皮递给对方:“你自己吃的,你装。”

 

王一博接过来,把袋子抖开塞进去,“咚”的一声,瓜皮坠到了垃圾袋的底部:“这不没啥问题?”

 

“你再装一点。”桌子上还有零碎的鸡骨头,中午吃了三黄鸡,鸡的骨头又碎又尖,肖战把盘子递过去。

 

得,完蛋。

 

有一根刚好掉到袋子的角落,抖了抖,被西瓜皮压着,直接把袋子给戳破了。

 

王一博有些心虚。

 

“可结实噢,是太结实了点。”肖战盯着他,示意他可以认错了。

 

王一博不按套路出牌业内有名,同居生活也一样:“多套几个,小事小事。”说着就又扯了个袋子套上去,鸡骨头不太给面子,又破了。

 

套到第四个终于没事了,王一博松了口气,看着手里垃圾袋结结实实一大把:“解决了。”

 

“你倒是头铁。”肖战气得说不出别的话:“待会儿自己去丢。”

 

俩人热恋一年之后开始同居,在北京四环一个普通小区租了房,房子不算大,但是是没怎么捯饬过的新房,可以自己带很多东西进去还不用怕把房东的摆设给搞乱,两个人都很满意。同居头一年啥都新鲜啥都好,看对方像是盆会走路的花,打鼾都不忍心弄醒他——哪像现在,王一博要是打鼾的时候刚好肖战在旁边躺着看书,马上反手一巴掌拍在胳膊上:“王一博,你醒醒,你打呼噜了。”然后动手把对方脑袋底下没摆放好的枕头给挪一挪位置。

 

那时候,早上肖战提早半个小时起床做早饭,一般来说是鸡蛋火腿三明治或者青菜肉丝汤面,汤底还要加一小勺化开的猪油。如果偶尔起得更早去晨练,他就到小区门口的早饭摊子买两副大饼油条,打包豆腐脑,捎上辣酱。而中午晚上吃什么那更是用“随便”二字来概括,有情饮水饱,煮泡面都赛过佛跳墙,多出来的一片鱼板还要夹到对方碗里。现在连做两天韭菜饺子,王一博就开始嚎:“怎么又吃饺子,我都要吃成饺子精了。”

 

第三天肖战依旧做了饺子,还没等王一博嚎上,直接蘸了醋塞对方嘴里:“闭嘴,今天是三鲜猪肉。”

 

王一博无法反抗,肖战说了,敢挑剔他就敢在饭菜里下砒霜。

 

山城小辣椒也是狠角色。

 

王一博虽然人前时髦,人后可太接地气了,过年的时候回老家帮忙杀鸡,胆子小见不得血,抓鸡倒是很在行,一手一只给人递过去:“大舅,你抓好。”他爱吃蒜,肖战为此去学了腌腊八蒜,厨房里有个柜子里满满一坛的绿油油。他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往北方活,有时候也纳自己怎么就自然而然地开始吃起了生蒜。

 

啧,那个时候洗衣服都是谁有空就谁洗两人的,连内裤都能帮对方一起搓了,如今洗碗洗衣服全都靠一张“值日表”,跟小学生搞班级卫生一样,一三五肖战,二四六王一博,周日休息,认真做爱。

 

不过家里拖地依旧是王一博负责,这点让肖战很满意,虽然他拖地经常会外放音乐,听得高兴了还直接握着拖把柄当麦克风,唱什么《情歌王》、《男孩》之类。

 

“又没外人。”王一博如此说道:“我唱歌只破音,不跑调。”

 

还挺理直气壮。

 

肖战觉得这是流氓说法,就像古装剧里的强盗说“我只谋财,不害命”那样。

 

虽然说都是拖地,但是还是有区别,之前拖地是安安分分心甘情愿,近几年倒是被肖战读出些不耐烦的语气:“老肖,你脱发怎么又厉害了。”

 

肖战听到“脱发”俩字就暴躁,他怀疑自己可能是得了“脱发PTSD”:“你什么意思,我没有,我最近按时用柳屋了。我觉得我的头发很健康。”

 

“我刚拖完的地,地毯上我都用滚轮黏了一遍,你走过来放了个牙签筒就又有了。”王一博指着茶几脚附近的地毯角落。

 

肖战过去看,这头发颜色好像有点浅,他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小心翼翼地拔下自己的一根头发:“这不是我的头发,我的头发是黑色的,你自己比比。”

 

“别拔了,本来就少,再拔要没有了。”王一博看着肖战仔细地把一根头发挑出来、生怕多拔了两根的样子,觉得也太惨了点。

 

“去你的,滚开!”肖战猛拍王一博的大腿,把手边的海绵宝宝靠枕丢过去。

 

说到这抱枕还有来头。

 

俩人刚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同居,当时那叫一个甜甜蜜蜜,俩人都在上升期,忙得脚不沾地,在飞机上的时间比在床上睡觉的时间还多,还硬挤着时间出去玩,恨不得对方长在自己身上。有次俩人去看电影,《蜘蛛侠》,看完之后王一博问肖战要不要去楼上的游戏厅逛逛。肖战想想也没什么安排了,就跟着王一博走。

 

其他倒是没什么特别喜欢玩的,就看中了个抓娃娃机里的海绵宝宝毛绒玩具,游戏厅哪会让人这么容易就把东西给带走了,谁愿意做赔钱买卖。肖战试了十个币都没成功,想着算了,就拉着王一博要回去。王一博不同意,他这倔劲一上来,谁都拉不住,于是就冲去柜台买了游戏币,一副“不抓到娃娃绝不回去”的架势。

 

之后真的抓到了,只不过花了98个币,足足一大袋。王一博很得意,一把将那个靠枕从取物的洞里拽出来,塞到肖战的怀里。

 

“至于嘛,花了一百多,到哪里都能买了,还能买更大的。”回去的路上两人坐在滴滴车的后排,手躲在海绵宝宝抱枕的后面偷偷牵在一起。

 

王一博捏了捏肖战的手指,冲他眨了眨眼:“我觉得挺值啊。”

 

后来俩人挑好房子同居,肖战第一批带进房间里的行李里就有这个抱枕,头一天晚上他们在床上滚在一块,床单皱得像核桃皮,王一博搂着肖战,别的甜言蜜语地久天长倒没有,来了句:“我要给你抓一只更大的‘海绵宝宝’。”

 

肖战问他:“有多大?”

 

“要多大有多大。”王一博眼睛亮晶晶的,明明灯没有开。

 

“要是像我这么大呢?抓不到吧。”要故意为难一下。

 

王一博回答得很自然:“那就一直抓,一直抓下去,这辈子就抓娃娃专业户了呗。”

 

“一辈子也抓不到怎么办?”

 

“我这不是抓到了?”

 

王一博腾出空去握住肖战的手。

 

这个抱枕四舍五入也成了家庭成员,勤晒勤洗,非常干净,做工也挺好,袜子和鞋都能扒下来。

 

王一博鞋子多,要搭配着穿,所以袜子也多,经常就在厕所洗袜子。肖战偶尔会丢给他:“喏,海绵宝宝的,你顺手洗了吧。”

 

“这玩意儿的袜子也要我洗?”嘴上不情愿,还是往上头挤了半泵蓝月亮。

 

肖战听到之后就在客厅嚷开了:“什么叫这玩意儿?这可是定情信物。”

 

“定情信物?这都定完情多久之后得的东西了,定情信物不是那盘西红柿炒鸡蛋么?”王一博反驳。

 

“那顶多算定情信菜好吧。”

 

还很难吃,肖战在内心补充。

 

剧组的饭菜不合胃口,俩血气方刚的男孩大晚上觉得饿,就在酒店房间里的自己捣鼓着做菜吃。王一博不会做菜,顶多煮个泡面,水还乱加,但是看肖战鼓捣也挺有趣,就问能不能教自己做菜。肖战看他好奇,也同意了。

 

西红柿炒鸡蛋是最常规的入门,王一博切好西红柿,又磕好鸡蛋,趁肖战不注意把不小心掉进蛋液里的蛋壳给捞出来。

 

最后其实炒还是肖战炒的,谁能想到王一博炒个鸡蛋还能糊锅呢,调味倒是他来的。只可惜放多了,焦糊的味道和盐的咸味混在一起。

 

真的是反人道的那种难吃。

 

肖战努力摆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夸王一博有做菜的天赋,王一博高兴得不停往肖战的碗里夹菜。

 

当然没人知道为什么俩人明明没喝酒液没吃几口菜,饭扒着扒着就成了扒衣服。

 

在这之后王一博也不是没试过下厨房,只是没什么长进,反而还落下一个不及时盖调味品罐子的毛病,肖战数落了好几次:“盐用完一定要盖上盖,你咋老是不听,都潮得结块了,咋用啊。”

 

王一博听着唠叨也习惯了,轻车熟路回过去一句:“下次改正,下次改正。”

 

有时候他会怀念两个人还没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眼里只有对方的好,距离产生美,风花雪月怎么样都不会变成一堆鸡零狗碎的事。可如今住在一起,什么事都藏不住。

 

后来索性也不藏了。

 

当时之所以两个人要同居,还是因为肖战看到网上说“只有住在一起,才会知道两个人是否合适”,他想着和王一博交往的时间也不算短,可以住在一起试试。后来他发现这话太对了,二十四个小时都待在一起,装不出绅士风度也装不出假意讨好。

 

肖战睡觉怕吵,王一博咽喉炎一犯就容易打呼噜。

 

王一博吃不得辣,肖战喜欢吃辣并且无辣不欢。

 

肖战习惯随手关灯,王一博最怕黑暗。

 

王一博喜欢听RAP,肖战只觉得有些吵闹。

 

那又怎么办呢,摊上了就是摊上了。

 

就算天天吵,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到连亲友都惊动。

 

王一博也还是要把西瓜中间最甜的瓤剩出来,虽然肖战看起来毫不动摇,一边吃还要嘲笑他吃西瓜像“蚂蚁打地道”,但偷偷在国外拍摄的时候趁休息给对方排supreme新品的也是同一个人。

 

——要一起买衣服,最好还要是相同的尺码,这样就分不清哪件是谁的,可以穿着对方的衣服去工作:

 

“我穿XL是因为我183,这个裤长刚好到脚跟。”肖战比对着淘宝网商品详情页上的尺码。

 

王一博伸出手把加购数量改成“2”:“我也可以穿XL。”

 

“得了吧,”这次肖战拒绝,又把数量改回去:“你买来拖地呢,裤脚踩破了还不是我要给你补,你可放过我吧。”

 

评论 ( 145 )
热度 ( 5089 )

© 東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