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恋人亲吻不能吃蒜

*老夫老妻吵架日常

*为了对方的身心健康,吃完生蒜请勿进行过于亲密的动作

——————————

王一博热爱吃蒜的问题,肖战头疼很久了。

 

说理解也理解,“吃肉不就蒜,滋味少一半”,北方都这么吃,是习惯。但是说到不理解,其实也不能算自己刻薄,只是经常吃完蒜就情不自禁吧唧一口亲自己的脸,这谁受得住啊。

 

走开走开,请王一博老师不要消费爱情,有恃无恐的样子真是欠打。

 

肖战总是想找个机会把“蒜在恋爱礼仪中的不合法地位”跟王一博好好唠唠。

 

家里新买了个炖锅,还是肖战去法国拍杂志买的,其实是在德国的机场转机的时候,他看到那个锅的深度二话不说掏钱付款。

 

等回到国内把锅放到厨房里,连他自己都震惊怎么会把这样一个东西大老远背回来,就仿佛是素人时期朋友圈的人肉代购,行李箱里的东西总能让人瞠目结舌。

 

“我有病吗?”肖战骂自己。

 

当时想着刘海宽去内蒙拍戏给寄了十斤羊排在冰箱冷冻柜依旧霸占半边天,夏天来了王一博非批发了一箱绿色心情冰棍,一共三层的冷冻柜,连一根旺旺碎冰冰的容身之处都没有。

 

家里的高压锅不太利索,羊排炖不好,但是不能因此委屈了自己的夏天。

 

肖战当天就直接解冻了三斤,羊排骨头还挺大,他找了个盆倒了半盆子的水,把肉放进去。

 

估摸着是得解个半天,节约时间,他得去把这几天换下来的衣服洗了。因为连轴转跑了好几天,所以有些衣服还没有下水。

 

奢侈品牌的短袖很薄软,加上价格,肖战实在是不敢随便丢进洗衣机里。这个夏天因为被金主爸爸宠爱,人前人后都尽心尽力地穿了品牌的衣服。想想两年前自己还在淘宝上买两百块一件的短袖,下了通告随便往洗衣机里一丢,拿出来直接抖抖第二天就又是一条好汉。

 

现在不行,粗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肖战认真地用手搓洗,在水里漂了四五遍,确定洗干净之后用力拧干,捧着被卷成麻花的短袖就往阳台冲。要是水滴下太多在地板上,王一博又要一边拖地一边在自己耳边叨逼叨。

 

“肖老师,能不能带个盆再去晾衣服。”

 

真是个没有感情的拖地机器。

 

阳台上已经有许多件衣服挂着了,家里另一位的那排白色的街头潮牌短袖在风中微微摆动,搞得肖战好羡慕——王一博都是直接丢洗衣机,甩干,挂起来,齐活。

 

肖战必须把衣服烘干,然后用挂烫机把褶皱弄平整,这样才不会导致衣服变形或者产生印子。

 

他看了一眼正躺在沙发上用手机看摩托车赛事回放的那位,脚还搭在另一把沙发的扶手上,茶几上是自己切好的水果拼盘,他看一会儿手机,就用牙签扎一块西瓜放到嘴里,然后把籽吐了。

 

哟,还挺美的。

 

王一博身上每个毛孔仿佛都在大喊“我好快乐”。

 

肖战还在折腾衣服,看见对方这幅样子心里就不平衡,之后把气都撒在了羊排身上,羊肉上四处开花,在厨房发出巨大的声响。

 

“好耍?还不得行了?”肖战边劈边骂。

 

王一博终于放下手机,忍不住溜达到厨房看情况,他看到肖战咬牙切齿的模样和砧板上立场坚定的羊排,问需不需要自己出战。

 

对方半晌没说话,本以为是动静太大没听见,正准备再说一次,结果人突然停下来,把刀搁下来,两手在围裙上胡乱抹了抹又插了腰:“那可不能劳烦在度假的王老师。”

 

哎,完了。王一博心里大喊不妙,他试图去搂正在气头上的那位的腰。

 

那人头也不回,直接挥手一摆:“你给我起开,哪凉快哪待着去。”

 

情况比想象的要严峻,王一博又试图缓解气氛:“我来我来,你放着我来。”

 

“你幺不到台儿哈?自个耍起。”(你很了不得哈,自个儿玩去)

 

王一博还想说什么,肖战拿起刀回头瞪着他:“小心刀剑无眼。”

 

行,溜吧。识时务者为俊杰。

 

羊肉只是加了盐和老姜葱段炖煮了一下,并没有做过多的调味,但是肖战调了料。他吃辣,把三四包“六婆”倒在碟子里,和油辣椒拌在一起。他给王一博调了个蒜泥浇汁。

 

蒜泥和生蒜是不一样的,这不算太到位。王一博没吃两口就忍不住嘀咕:“哎,缺了点。”

 

“你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王一博,善良一点好吗?不好吃别吃了。”肖战把筷子一搁。

 

“没有没有没有,我去弄点蒜。”火速离开现场,片刻不得耽搁。

 

等王一博把蒜拍完、端着个小碟子回到餐桌前,肖战心情已经平复一些,他甚至觉得自己会不会太凶了,毕竟衣服也不是王一博让他洗的。

 

王一博嚼两口羊肉,啃半颗蒜,再来一口啤酒。

 

他满意地发出感叹:“这蒜不错,买了五个才六块七卯钱。”

 

“你哪里买的?”肖战想来想去小区周围也没菜市场,王一博也不怎么乐意逛超市。

 

“就那天玩滑板的时候溜达呗,看到个大爷挑着卖,我就买了。”

 

“你踩着滑板去买蒜?”然后一边晃着装蒜的袋子一边滑滑板?可真行。

 

“巧合巧合。”

 

刚认识王一博的时候,剧组里所有人都喊“一博老师”,他穿着一身仙气飘飘的蓝白衣裙,自带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南韩训练过的优质高冷帅哥,自我定义是“人狠话不多”。

 

谁能知道第一次主动说话是发盒饭的时候,问了一句能不能弄点蒜。

 

行吧,嚼蒜的时候表情是挺狠的。

 

“王老师。”肖战把手里的羊排放下,用非常认真的语气示意王一博看着他。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肖战揪了一张纸巾,慢慢擦着手指上的羊肉肉汁:“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很生气。”

 

“知道。”

 

“那你怎么不来哄我?”

 

“你说刀剑无眼嘛……”王一博看起来就像个无辜的小孩。

 

原以为狂风暴雨即将来袭,谁想肖战反而突然微笑着问他:“西瓜好不好吃?”

 

一句“好吃”刚脱口而出,王一博看到肖战瞬间冷下来的脸,心想坏了,肯定是躺着玩手机没顾上什么,今天怕是有劫难了。

 

果然。

 

“我忙东忙西,累得腰酸背痛,你咋不来帮我?”肖战气得一口气噎在胸口,翻了个白眼之后骂出声来:“哈戳戳!”

 

“肖老师别生气,气大伤身。我错了,我错了,肖老师对不起。”王一博想着该如何是好,肖战不太会生气,真生气了就不太好哄,时间跨度可能会拉得很长,还得走一步看一步。

 

肖战在等王一博的下文,王一博在等肖战的回应,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肖战忍不住开口:“没了?”

 

“噢噢,”王一博突然被点醒:“肖老师怎么样才能消气,我王某绝对二话不说直接执行。”

 

王一博和肖战在一起之后说过的最浪漫的情话是“以后家里的地都由我来拖”,肖战十分后悔当时就这样被轻易感动,他咬着手思索着这次要如何加码,被王一博看到伸手拍开:“别啃了,再啃没了。”

 

“你倒还凶起我来啦?王老师,你生气还是我生气。”肖战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兔子——这是王一博想的,其实并不敢说出来,惜命。

 

“没有没有,您说您说。”

 

想他王一博堂堂一大男子主义狮子座,一拒绝给炒绯闻的女星面子,二不乐意配合记者无理取闹的问题,公众场合也没怕过什么,偏偏是栽在这只大兔子手里。某天于斌给他转发了一条公众号文章,名字叫做“‘妻管严’的十条症状,你中招了吗?”,他一脸不屑点开来,对着条例比了比,还是心虚地关掉了页面,并不忘给于斌发一串原始表情包里的小菜刀。

 

“你去把衣服给我洗了,就放在卫生间洗手台上面的两件。”肖战想着要不把棘手的洗衣问题给解决了。

 

王一博难以置信:“就这样?”

 

“先这样而已。”肖战心想怎么还不够。

 

对方如获大赦,赶紧起身准备去洗手拿衣服,肖战把他按回位置上:“还是先吃饭。”

 

王一博沉浸在即将获得原谅的快乐里,捧起对方的脸就打算来一口。

 

肖战一巴掌拍在王一博的脸上:“起开。”

 

这是王一博从小到大为数不多,甚至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他索吻被拒了。

 

“王一博!你刚吃了什么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他妈的别亲我!”

 

居然是因为一瓣蒜。

 

“恋人之间亲吻不能吃蒜。这是恋爱礼仪。”肖战挡着对方来势汹汹的脸,以为可以刚好把这个事也给说了。想想能够一次性解决俩令人头大的事,也算不错。

 

他还没继续往下说,王一博就把他的手移开,还是在额头上落下一个生蒜加羊排口味的吻:

 

“我申请把老夫老妻从这个礼仪范围里划去。”

 

操。

 

肖战摸着王一博在自己脸上留下的口水,在心底爆粗口。

 

真他妈的蛮不讲理。

 

—————————— 

海桑老师说,“白鹭两只两只的 / 野鸭两只两只的 / 它们两只两只的 / 一起觅食 / 觅食就是恋爱”

 

评论 ( 132 )
热度 ( 4757 )

© 東慶 | Powered by LOFTER